Monthly Archives: July 2017

PickledWatermelonRind

涼拌西瓜皮 Pickled Watermelon Rind

紐約夏天的熱浪時常讓我們熱的不想煮飯也不想吃飯,所以夏天時我的冰箱永遠冰著西瓜,這時候吃盤冰冰涼涼的西瓜或打杯西瓜麥片冰沙就打發一餐了。切完西瓜將西瓜皮丟掉的時候,腦中常常閃過一個想法,咦?西瓜皮好像可以醃來吃耶。。。 所以我在YouTube的曼食曼語上看到涼拌西瓜皮,立刻就切了西瓜做來吃看看。 才吃了兩口,馬上就被這一道清淡爽口的小菜征服。只需要四個材料,這個版本的涼拌西瓜皮好做又好喫,是夏天的聖品小菜。一片片淺黃綠色的飛薄瓜皮,瓖著一點淡紅的邊,微微的透明,帶著一點蒜味和麻油的香味,香脆可口,但非常的清淡,而且冰過了更好喫。 將西瓜切厚片,鮮紅的果肉切下來吃掉,鮮綠的皮切掉,淺黃綠色的部分斜切薄片。西瓜皮片加一小搓鹽,醃十五分鐘,再將水分擠乾,拌入一小瓣的蒜末一小匙麻油。That’s it! 簡單又好吃。

chivesBox

懷念外婆料理 – 韭菜盒子

这俩天,突然很想念外婆。外婆一直是个安静、独立的人。与大部分长辈一样,心里的关爱不说出口,而是以行动表达。外婆的方式是通过她拿手的面饼类美食。 外婆是山东人,揉面团、烙饼,对她来说像呼吸一样简单自然,婆婆的厨房里可没有食谱的。我小时候看着觉得像变魔术,婆婆行手捻来面粉加水和一和,揉一下,面疙瘩、大鲁面就快上桌了,如果麵糰再擀一擀,一个漂亮的餅皮就成型了,餅皮里加了餡,乾鍋烙一下,又香又美味的韭菜盒子、红糖饼,就變出來了。 我小时候很爱吃婆婆做得红糖饼,每隔一阵子就缠着婆婆做,婆婆也愿意揉面团,就為了做一個红糖饼給我吃。外婆的红糖饼用乾鍋烙的餅皮微焦,裏餡的红糖融化變成深紅的糖漿,一口咬開又香又甜,我從來沒有在別的地方看過這樣的红糖饼,我猜想是外婆自己發明的,專門做給愛吃甜食的我。 但这俩天我一直想著的是外婆的韭菜盒子。小时候每次外婆做都好吃的不得了,而且有著漂亮的花邊。可惜的是,十幾年沒有吃到了,記憶中外婆的韭菜盒子味道慢慢淡去,味道變成在美國第一次吃到的韭菜盒子的味道。韭菜盒子成爲一種我對外婆的懷念,每次看到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外婆。外婆我想你。 我和媽媽都沒有學到外婆的麵餅功夫,所以想吃韭菜盒子只好問Google。紐約法拉盛的溫州韭菜盒子裏有蛋和粉絲,我看了一些食譜又加了蝦米讓味道更多層。 一大把的韭菜切小段、一小包粉絲泡熟剪短、兩顆蛋炒碎、一小把蝦米泡軟切碎,全部攪在一起。加蠔油、醬油、糖、麻油、白胡椒粉調味,内餡就準備好了。這次做的餡用的是生的韭菜,所以我覺得剛做好的韭菜盒子有點辛辣,但韭菜味香濃。K 倒不覺得辛辣,一口氣連吃了兩個爆餡的大胖韭菜盒子。不過冰凍過的韭菜盒子辛辣味就不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