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Food

PickledWatermelonRind

涼拌西瓜皮 Pickled Watermelon Rind

紐約夏天的熱浪時常讓我們熱的不想煮飯也不想吃飯,所以夏天時我的冰箱永遠冰著西瓜,這時候吃盤冰冰涼涼的西瓜或打杯西瓜麥片冰沙就打發一餐了。切完西瓜將西瓜皮丟掉的時候,腦中常常閃過一個想法,咦?西瓜皮好像可以醃來吃耶。。。 所以我在YouTube的曼食曼語上看到涼拌西瓜皮,立刻就切了西瓜做來吃看看。 才吃了兩口,馬上就被這一道清淡爽口的小菜征服。只需要四個材料,這個版本的涼拌西瓜皮好做又好喫,是夏天的聖品小菜。一片片淺黃綠色的飛薄瓜皮,瓖著一點淡紅的邊,微微的透明,帶著一點蒜味和麻油的香味,香脆可口,但非常的清淡,而且冰過了更好喫。 將西瓜切厚片,鮮紅的果肉切下來吃掉,鮮綠的皮切掉,淺黃綠色的部分斜切薄片。西瓜皮片加一小搓鹽,醃十五分鐘,再將水分擠乾,拌入一小瓣的蒜末一小匙麻油。That’s it! 簡單又好吃。

chivesBox

懷念外婆料理 – 韭菜盒子

这俩天,突然很想念外婆。外婆一直是个安静、独立的人。与大部分长辈一样,心里的关爱不说出口,而是以行动表达。外婆的方式是通过她拿手的面饼类美食。 外婆是山东人,揉面团、烙饼,对她来说像呼吸一样简单自然,婆婆的厨房里可没有食谱的。我小时候看着觉得像变魔术,婆婆行手捻来面粉加水和一和,揉一下,面疙瘩、大鲁面就快上桌了,如果麵糰再擀一擀,一个漂亮的餅皮就成型了,餅皮里加了餡,乾鍋烙一下,又香又美味的韭菜盒子、红糖饼,就變出來了。 我小时候很爱吃婆婆做得红糖饼,每隔一阵子就缠着婆婆做,婆婆也愿意揉面团,就為了做一個红糖饼給我吃。外婆的红糖饼用乾鍋烙的餅皮微焦,裏餡的红糖融化變成深紅的糖漿,一口咬開又香又甜,我從來沒有在別的地方看過這樣的红糖饼,我猜想是外婆自己發明的,專門做給愛吃甜食的我。 但这俩天我一直想著的是外婆的韭菜盒子。小时候每次外婆做都好吃的不得了,而且有著漂亮的花邊。可惜的是,十幾年沒有吃到了,記憶中外婆的韭菜盒子味道慢慢淡去,味道變成在美國第一次吃到的韭菜盒子的味道。韭菜盒子成爲一種我對外婆的懷念,每次看到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外婆。外婆我想你。 我和媽媽都沒有學到外婆的麵餅功夫,所以想吃韭菜盒子只好問Google。紐約法拉盛的溫州韭菜盒子裏有蛋和粉絲,我看了一些食譜又加了蝦米讓味道更多層。 一大把的韭菜切小段、一小包粉絲泡熟剪短、兩顆蛋炒碎、一小把蝦米泡軟切碎,全部攪在一起。加蠔油、醬油、糖、麻油、白胡椒粉調味,内餡就準備好了。這次做的餡用的是生的韭菜,所以我覺得剛做好的韭菜盒子有點辛辣,但韭菜味香濃。K 倒不覺得辛辣,一口氣連吃了兩個爆餡的大胖韭菜盒子。不過冰凍過的韭菜盒子辛辣味就不見了。

ChiliVerde

Chili Verde

四年來,每一次我去超級市場都會盯著 Tomatillo 看個半天,這個像個燈籠似的可愛小綠番茄,到底這麽吃啊?這次終于在家裏 Google 了食譜,才發現 Tomatillo 是 Salsa Verde(墨西哥綠莎莎醬)的主料。Tomatillo 有一種獨特的酸香味,很多墨西哥醬料中都有用到。Tomatillo的酸香(tart)比較像檸檬萊姆的酸香,而不是像醋的酸味。 Tomatillo 中文稱為燈籠西紅柿,學名粘果酸浆,是茄科酸漿屬的植物。外觀長得像番茄,卻只是番茄的遠親。Tomatillo 外面有一層薄薄的紙質花萼包裹,像個渾然天成的小紙燈籠,不成熟的時候被淡綠色的紙質包裹,紙質微靭,成熟候紙質包裹轉成咖啡色而且會裂開,露出裏面的漿果,紙質乾脆。 這一道 Chili Verde 的做法,基本上就是將 Salsa Verde 稍微改變后用來悶燒豬肉。我的綠醬是先將Tomatillo、Poblano pepper、 洋葱、大蒜,烤到微微焦香,這樣可以集中蔬菜的甜味香氣,Tomatillo 也比較不酸。再將烤過的蔬菜打成綠醬。 綠醬打成后我嘗了一下,馬上眼睛一亮,對,就是這個味道!這就是道地墨西哥料理的味道!各種蔬菜綜合成一種明顯的特別香味,帶著萊姆和Tomatillo的微酸,這就是我愛的墨西哥料理的味道。有別于以往我做的美國式墨西哥料理,這才是道地的墨西哥味道。 綠醬悶燒豬肉后,味道沉澱,比較收斂一點,不過香味依舊,真的很好喫,也很下飯。很高興學會做這一道美食,我的拿手菜馬上又多了一道。

dutchBaby3

Dutch Baby(荷蘭寶貝烤鬆餅)

周末空閑的時候,我總是喜歡做個悠閑的早午餐。最常做的就是煎藍莓鬆餅,蓬鬆的鬆餅裏面包著爆漿的藍莓,好喫的不得了。 不過貪喫鬼看到網路上几張漂亮的照片,再配上個無敵可愛的 Dutch Baby 名字,馬上就被鎮服,巴巴的等著周末來做 Dutch Baby。 聽説呢,Dutch Baby 是個美國咖啡廳將德國鬆餅改造的。美國人發揮一向亂取名字的好本事(薯條就薯條,沒事加個法國幹嘛),取了個可愛又朗朗上口的Dutch Baby 名字,不過跟荷蘭一點關係都沒有。不過我想,荷蘭人吃過的話,一定不會介意將國名借給這個美味的鬆餅。 Dutch Baby 的做法比普通的煎鬆餅簡單,口感跟味道也和煎鬆餅完全不一樣。Dutch Baby 有著多重口感,邊邊的餅是薄脆的,帶著微微的焦香味,底部的餅稍微有點咬勁,有著濃濃的牛奶雞蛋香味,中間的餅蓬鬆,像pop over的口感。加上帶著一絲檸檬香氣的酸甜草莓,絕配。 真的很好喫。 傳説中四人份的Dutch Baby,我們兩個人15分鐘不到就全部掃光。 不過,美中不足的是,吃完了我們兩個人肚子還餓!哦,是吃完了一整個Dutch Baby配草莓,一人一顆煎蛋和培根,肚子還餓。巴豆妖啊。 所以過了15分鐘K說要做Pizza給我吃,我只猶豫了三秒就説好。馬上從早午餐吃到了早晚餐。説好的減肥呢。。。

radishKimchi

Korean Radish Kimchi

When we travel one of the best parts is experiencing and learning about new cultures. What I love even more is bringing home a little bit of the culture with…

taro_cake

Taro Cake (港式芋頭糕)

港式蘿蔔糕是我們每次去吃廣東飲茶必點的一道點心,煎的微焦的外面,滑軟的米糕,再沾點濃稠的醬油膏,十分好喫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常常覺得内料太少,吃不到蘿蔔味。 K有一次順口問我,要不要帶給我他媽媽做的蘿蔔糕,我馬上回答要,當然要!一面馬上催促他趕快回家,我等著煎蘿蔔糕! K媽媽做的蘿蔔糕,料多,口感實在,真的吃的到蘿蔔絲,味道比外面飲茶餐廳更好。還好我的煎鍋不夠大,不然一定每次直接一次煎一整條,全部吃光光。 最近K爲了做泡菜,買了一袋在來米粉,我就不斷的想要偷用他的在來米粉做蘿蔔糕。K做了幾次泡菜后,發現每次用的在來米粉量不大,鬆口讓我分享,我終于可以自己做,不用綖著臉,逼K去問他媽媽最近有沒有要做蘿蔔糕。 不過天不從人愿,好啦,是我發現家裏沒有蘿蔔,但是有一塊芋頭。貪喫鬼等不及跑去老遠的中國超市買白蘿蔔,馬上改變注意,完全沒有節操,白蘿蔔換成芋頭,芋頭糕我也一樣愛。 雖然自己做芋頭糕有點麻煩,過程有點長,全部材料先切,配料炒香,芋頭要燒,混合后再一起蒸。蒸完已經花了一個半小時。 但做出來的芋頭糕,内料扎實,咬下去每一口都有著米糕混和著芋頭、香菇、香腸的美味,五香粉的香氣,吃的很過癮。

crushed-baby-potatos
scallionpancake

Scallion Pancakes (蔥油餅)

Crispy outside, soft inside and bursting with fragrant scallions are the hallmark of our homemade scallion pancakes. Every year I crave the homemade pan-fried scallion pancakes and I’m never satisfied…

clafoutis

Clafoutis (蓝草莓烤布丁)

One of the best parts of summer is the glorious abundance of berries. Suspended in a custard base, the blueberries and strawberries lend their sweet tart flavor and freshness to…

lotusRootSalad

Lotus Root Salad(凉拌莲藕)

夏日炎炎,最近每天艳阳高照,气温动不动就高到 90F。厨房里更是高温难耐,常常做完菜却热的不想吃热菜。幸运的在祖宜的“简单、豐、美好”书里有一道“凉拌藕片”,本来只是贪吃个凉菜,做做看。但一做之下,完完全全的被征服。 藕片切的飞薄,烫过两分钟后冰镇,加一小搓盐和糖,拌上红油香菜乌醋,浇上焦蒜油,香脆可口,好吃的不得了。第一晚做的一大碗吃光光,第二天立马再做一碗。 为了这道菜做的麻辣红油,也香的不得了,浸了一夜后,香味更真,辣味更浓。我等不及用这红油办鸡办面,现在后悔麻辣红油做的不够。 麻辣红油食谱在53页,凉拌莲藕食谱在73页。焦蒜油是之前K做拉面时一起做的。